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!

三江源,我們的國家公園 公巴白瑪與野生動物的情緣

來源:青海日報作者:古岳編輯:yangyan發布時間:2020-08-11 查看數0

喜馬拉雅山的增高速度是非常緩慢的,每年只增高0.8厘米,緩慢到有足夠的時間讓斑頭雁一天天去適應高空,并延續著祖輩們認定的飛行路線。

生存之道。

巖羊的生存法則:危險之地即安全之所。

誰都無法預料,它們中究竟有誰能活下來。李友崇 攝

2020年6月12日,我們穿過布曲河谷,趕到公巴白瑪家里的時候,他家的門是鎖著的。門前河灘草地上有一片臨時搭起的帳篷,那都是到這里挖蟲草的人臨時的住所。眼下正是挖蟲草的季節,三江源蟲草產地的牧人都在山上挖蟲草,雜多是蟲草主產區,幾乎家家戶戶都去挖蟲草。

看到白瑪不在家,陪我們前去采訪的縣文明辦主任才代吉說:“白瑪也一定是去挖蟲草了?!彼ь^朝山坡上望了望,自言自語:“那兒有幾個人,白瑪是否也在那兒?”

她便伸長脖子對著山上,“白瑪……白瑪”地大聲喊叫。這時,我們看到有一個人開始往山下走。因為這些天一直有雨雪,山坡上的雪還沒有化掉。才代吉說:“白瑪在那兒,他下來了?!?/p>

不一會兒,白瑪已經來到跟前,看到老熟人才代吉帶了客人來,笑呵呵的,趕忙招呼我們進屋。一落座,白瑪便忙著給我們端茶倒水。知道他到山上是去挖蟲草的,我們就問,今年的蟲草怎么樣?今天挖到蟲草了嗎?

白瑪找了把椅子坐下說:“剛到山上,一根蟲草也沒挖到”。說著,在衣服兜里掏了半天,掏出一把塑料垃圾來,那是他從山上隨手撿的。他說,每年挖蟲草的季節,山上都會有很多塑料等垃圾,他看到了就會隨手撿。

今年53歲的白瑪是五個兒子、一個女兒的父親,也是一名有著27年黨齡的共產黨員,曾當過地青村一社的社長。大兒子索南德萊已經結婚,也有了三個孩子,有自己的小家庭,家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。二兒子、三兒子也已經長大成人,老四兒子和女兒老五還小,老六兒子更小。

這些天,一家人都在山上挖蟲草。今年的蟲草不太好,半個多月,一家六七口人才挖了800多根。說著,白瑪拿出一個鞋盒,那些蟲草都裝在敞開的鞋盒里晾著。從6月1日開始,白瑪病了,一直動不了,我們去的這一天,他才稍稍好一點,掙扎著上山去了。剛到山上,一根蟲草也沒見到,就聽到我們喊他的名字。

白瑪一年四季都住在那條山谷里,陽面是冬窩子,陰面是夏季草場,中間只隔一條小河布曲。白瑪說,布曲河谷兩面山上有很多野生動物,雪豹、狼、棕熊、鹿、狐貍、黃羊、巖羊、猞猁、野豬……雪豹經常見,今年雪豹咬死了8頭牛,吃掉了,連頭和蹄子都找不到——這樣保險公司就不給賠償。狼就更多了,最多的一次,他見過一個18匹的狼群。

因為經常有狼、熊和雪豹出沒,他從20年前就不養羊了,只剩下牦牛。牦牛也不多,現在只剩30多頭了。牦牛也經常被咬死。

可是,白瑪不僅一點也不恨它們,還經常救助受傷的野生動物,甚至救過棕熊和雪豹。前年秋天,一只黃羊掛在網圍欄上,傷著了兩條腿。他把它抱回家里,悉心照料。黃羊對他產生了感情,一見他就跑到跟前撒嬌,在他腿上蹭來蹭去。去年發生雪災時,來了很多人,都喜歡它,喂東西,摸來摸去,結果死了。他哭了。他懷疑是人用手亂摸了的緣故,就后悔不該讓它見生人。

去年雪災的時候,死了很多牲畜,也有很多野生動物被凍死、餓死。他顧不上自己家里的牛,整天忙著去救那些受困的野生動物,一個人忙不過來,就叫上孩子和村里的其他人一起去救,三兒子索南多江一直在幫他。黃羊、巖羊、鹿、黑頸鶴、蛇、貓頭鷹……他們救過很多野生動物。

白瑪給我看過一些圖片,其中一幅圖上,他和兒子索南多江一起扛著一頭受傷的鹿在過冰河,腰部以下都淹沒在冬天的河水中,鹿在父子倆的肩上,昂首向天。

最讓我動容的是,他竟然還救過一只老雪豹和一只小雪豹。

他是在一面懸崖下發現老雪豹的,見到人,像是很害怕的樣子。那是一只看上去有點老的公雪豹,頭頂有個地方沒有毛,像是受過傷??赡芤驗槔?,它已經喪失捕食能力了,他就經常送一些牛肉什么的喂它,后來它體力有所恢復,才離開。那只小雪豹是從懸崖摔下來受傷的,動不了。他就把它帶到家里,擦洗傷口、喂藥。正好雪災期間家里死了兩頭牦牛,都拿去給它吃。小雪豹在他家生活了8天,傷全好了,才走。

白瑪家冬窩子的房子就在河對岸,我們就是在那里看到棕熊的“作案現場”的。白瑪說,已經不記得這是棕熊第幾次光顧他們家了,不僅他們家,這一帶幾乎找不到一戶棕熊沒有闖入過的人家。

“就這幾天,熊把這一帶人家冬窩子的房子都砸了一遍——只要沒人住的都砸了。它主要是去找吃的,找不到吃的就砸東西,連床都砸,它可能以為床里面有吃的吧?!卑赚斀又f:“大前天,就這陽面山上,一頭母熊帶著兩頭小熊往山下走?!?/p>

據白瑪講述,棕熊砸東西,好像是近四五年才有的事。以前光砸門,進去找不到吃的,就會離開,很少砸別的東西。這幾年越來越厲害了?,F在,只要沒人在家里,門都是開著的,它進去之后卻什么都砸。再早以前,門也很少砸,鐵門更不會砸。

我問白瑪,是不是很生氣?他說,是有點生氣,看到它把家里砸成那樣,一點不生氣,那是假的。但只要是需要保護的,都會有這樣的問題。草原是,棕熊也是。鹿把草吃了,牛羊就沒草吃,是不是個問題?“棕熊一直是這片土地上的老大,一直是想干啥就干啥??墒?,現在它沒東西吃了,吃不飽了,開始餓肚子了,就到人家里找吃的。找不到吃的,就砸東西出氣。熊要冬眠,現在冬天有時候也能看到熊。其實,熊也可憐——至少比人可憐,現在,人至少不餓肚子了。這樣想想,也就不生氣了?!卑赚斢纸忉尩?。

那場雪災中,有人問他,雪災過后最大的問題是什么?他說,是野生動物的生存。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驚訝!他說,人要是遇到什么難處,會有政府幫著渡過難關,但野生動物不同,雪災過后,它們原本早已出現問題的食物鏈可能會完全斷裂,那么,它們靠什么生存?

白瑪是一個普通的牧人,他的心里卻有悲憫,他感受到的不僅是人的苦難,還有萬物的苦難。人獸沖突的確是個問題,但人依然很強勢,相比之下,包括棕熊、雪豹和狼等猛獸在內的野生動物的生存更加艱難。

所以,在面對和解決“熊扒房子、砸東西”這樣的問題時,我們必須得從長計議,至少在想好怎么做之前,必須學會謹慎和克制,避免對立。因為,人與自然從來就不是一個對立關系,人與棕熊一樣,都是自然之子,大自然是其共同的母體。

熊如果傷害到了人,我們當然要保護人類免受其害。但是,在采取進一步的對策時,務必要想清楚,是否人類也傷害到了熊?是否人類傷害熊在先,把熊逼上了絕路,迫不得已才進犯人類的家園的呢?

歷史上有一個說法,在三江源廣為流傳:每年聽到第一聲雷之后,熊才會在冬眠中驚醒。從這兩年的情況看,棕熊冬眠的時間越來越短——因而醒來的時間也越來越早,與牧人討論這個問題時,他們認為入冬前他沒有吃飽,儲存的能量不足以讓它撐過漫長的冬季,它很可能是被餓醒的——還沒聽到雷聲,便早早被餓醒了。

人們普遍認為,因為獵殺、滅鼠等人為干預,其捕食對象大量減少,食物鏈出了問題,旱獺等捕食對象急劇減少。提前餓醒之后,它們找不到足夠填飽肚子的食物,只好向家養的牲畜下手,如果遇到驚嚇,偶爾也會攻擊人類。還有,人類的活動區域越來越大,棕熊以及其他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不斷被侵占,使其活動半徑大大縮短。

據野生生物學家的調查,一頭幼熊一年的活動范圍大約在5000平方公里。對一個人而言,這是一個難以想象的生存空間,但對一頭棕熊,這卻是它生存的基礎??墒?,即便是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國家公園里面,也找不到幾片面積超過5000平方公里的地方,只讓棕熊自由出沒,而沒有人類活動的侵擾。

說到底,所有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的確在不斷縮小,人的地盤卻在不斷擴張,至少在過去的千百年間一直在擴張。而且,從地球目前人滿為患的處境看,大有一直會擴張下去的趨勢。

    广东快三官方网